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山东凯华药业有限公司 
联系人:吴经理
电  话:0536-7255535
传  真:0536-7255653
邮  箱:258493630@qq.com
手  机:18911412654
 
  行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承德一养殖场土地手续存争议 变违建遭强拆

日期: 2018-08-22 浏览次数: 185

土地手续存争议养殖场变违建遭强拆     作为著名避暑胜地,七月的承德,与北京市区一样的酷热难耐,路上的行人疾步地行走着,尽量躲避太阳的照射。和其他人相比,年近古稀的贺林春及其家人却仿佛置身冰窟中。     原因是他们一家人辛苦经营多年的养殖场在半个月前被强行拆除,而200多头种猪、猪崽被强行拉走,至今不知去向。     响应政策办养殖场



立项审批报告

  现年60多岁的贺林春是承德市双桥区牛圈子沟镇桲椤树村的女婿,2008年他在该村承包了一宗3000多平米的荒地,欲兴办养殖项目。而当时国土部、农业部联合下发了《关于促进规模化畜禽养殖有关用地政策的通知》,鼓励企业、农民搞养殖。     2009年下半年,贺林春向当地村委会、镇土地规划所、镇政府以及农业畜牧局申请了农业项目立项。在《双桥区农业项目立项审批报告》中,双桥区国土资源局城区中心所签署的意见是“严格按照双桥区规模养殖用地明确要求用地,否者视为非法用地”;牛圈子沟镇政府签署了同意的意见;现任双桥区农业畜牧局副局长的曹卫东作为现场检查人,在现场检查意见处写到“经现场检查符合养殖条件,同意按养殖防疫条件规定建设”。最终,双桥区农业畜牧局负责人于2009年11月20日在报告中签署了“同意备案”,并盖了公章。     2009年11月25日,双桥区农业畜牧局下发了承双农牧字(2009)73号文,写到“经我局研究、调研,并征求镇、村及镇土地、城建等相关部门意见,同意备案”。并介绍,养殖场占地5亩,总投资35.6万元,圈舍建设面积880平米。将带动该村及周边农户进行养殖。     该文件还嘱咐,望接此通知后,抓紧办理土地、规划、建设等相关手续,并严格按照项目要求进行建设。     据当地业内人士介绍,因为养殖场占地未改变土地性质,贺林春养殖场所在地点又不在规划区内,不需要办理土地和规划手续。当时为了鼓励规模化养殖,只需要办理备案即可。     基于项目已经备案,得到有关单位的认同和支持。贺林春与妻子开启了养殖之路,并雇佣了几个村民相助。多年来,养殖场平稳地运营着,除了受到市场的波动影响,并无外界的干扰。     2012年,受禽流感影响,双桥区农业畜牧局工作人员前来检查,要求贺林春的养殖场不要再养鸡,可以改养猪,贺林春接受了这个建议。     养殖场突遭强拆



拆除现场

    贺林春安稳的日子,在2017年被彻底打乱了。2017年6月30日,双桥区城市管理局执法局向贺林春下发了责令整改通知书,告知其养殖场未取得规划部门有效审批手续,属于违建,应自行把违法建筑拆除并恢复原样。     该通知书对贺林春而言犹如当头一棒,前些年因为市场、经验的问题,贺林春的养殖场亏损不少,现在刚要见效益,已经备案、并经营多年的养殖场怎么就变成违建了?贺林春疑惑不已。     从2017年6月30日的第一次下发责令整改通知书,到2018年6月12日责令限期提供审批证件通知书,期间,双桥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共向贺林春下发了8份有关文件。     虽然最后一个通知书要求在6月12日12:00前提供审批证件,但当日上午10点左右,身着制服的双桥区城市管理执法局30余名工作人员就已经聚集在养殖场外,牛圈子沟镇镇长薛敬伟、以及当年实地考察、并在项目立项审批报告上签字的农业畜牧局局长曹卫东也先后到达现场。     贺林春回忆,他拿出当年的审批报告,却未被认可,甚至有人说不知道此报告。养殖场被围了起来,不让贺林春等人靠近,监控、电线均被破坏,有人用手机拍摄也被强行制止。     临近的一处房屋的监控显示,11点50左右,参与拆迁的工作人员开始驱赶种猪、猪崽,用汽车拉运。12点30分左右,挖掘机开始拆解养殖厂房。     有一段带声音的视频显现,薛敬伟镇长曾说:“反正人没在家,猪直接拉走卖了就行。”     贺林春告诉记者,无论自己如何哀求,养殖场顷刻被夷为平地,自己养的200多头种猪及猪崽被三辆货车拉走,不知去向。事后他们曾以财产被盗抢为由到镇派出所报案,然而未被受理,派出所说是“政府行为”。     养殖场房没了,养殖的种猪、猪崽也不知所踪,更没有人向他进行说明,经不起打击的贺林春随即病倒。     为商业开发铺路?     6月28日,贺林春的妹妹拿着记录下的车牌号前往双桥区公安局刑警队报案。接待她的民警经过一番寻找,在问询司机等人后,获知此批生猪是被区农业畜牧局安排拉运的,接收地点是当地某一肉联厂,具体数目他们不清楚,并告知当时有公证处人员参与。     对于有公证处人员参与的情况,记者从牛圈子沟镇党委书记衡翠梅处得到确认。他们记录的数量是53头生猪,这与贺林春所记200多头猪种、猪崽的数目有很大差别,他们认为贺林春虚报了数量。     衡翠梅解释,此次拆迁活动是为了落实当地市委、市政府有关在水源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内禽畜养殖污染专项整治活动部署。她以桲椤树村为例介绍,该村原有大小养殖场28家,在贺林春的养殖场被拆迁前,已经有27家主动关停或拆除,原本臭气熏天、污水横流的桲椤树村人居坏境已经得到很大改善。     衡翠梅说,按市里的精神,对于养殖户的拆迁,一分钱也不补,而该镇还争取些资金对养殖户进行了补偿,他们曾经也想对贺林春进行一定的补偿,但最终没有谈拢。他们对贺林春养殖场的拆迁工作,程序合法,方式文明,所拉走的生猪数量也得到公证,销售的价格也会按市场价格来核算,并叮嘱村干部把贺林春剩余租赁款退回。她还补充道,下一步要加强与贺林春等人的沟通,获得更多的理解。     贺林春告诉记者,他支持当地政府对环保的治理,但经过批准,已经经营多年的养殖场,说是违建就是违建,说拆就拆,种猪、猪崽说拉走就拉走,连拆迁补偿或者赔偿都不谈,这种做法他很不接受。     值得玩味的是,在被拆迁养殖场旁,正在挖山、伐树,大兴土木建房(有人称是别墅群),存在手续不全问题。     就前述贺林春所创办的养殖场在取得了土建所、镇政府审核、农牧局备案的情况下,是否意味着该项目占地审批手续已经完善、合法、以及双桥区城管局等约30人在未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时,强行把贺林春的养殖场夷为平地,多数头种猪、猪崽被强行拉走,不知去向等问题,以及养殖场附近挖山、伐树、大兴土木搞建设,是否手续齐全?记者向双桥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出具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到发稿前,记者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亚星路与通亭街路口,中国兽药交易大厦1001 | 京ICP备20012172号-2
Copyright2013-2015 山东凯华药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展开